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松的博客

大松先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 冬夜独行 ——醉雪】【华夏文学1月同题】  

2018-01-15 12:33:08|  分类: 海松情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 【原创 冬夜独行 ——醉雪】【华夏文学1月同题】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正是数九寒天,佳木斯的隆冬,室内温暖舒适,户外奇寒无比。刚吃过晚饭,外面飘起了雪花。从威海回来才几天,适应温差,晚上没怎么出去户外活动。窗外的雪花像洁白的蝴蝶,飘忽着,落到地上,若粉,若棉……我回忆起在威海的那个飘雪的傍晚。

       刚刚数天前还在威海的海滨,吃过晚饭正和妻在附近的街边遛弯。不知什么时候雪花翻飞,这是黄河流域的雪啊,又是一番风姿。妻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下雪了,快走吧!”
       “忙什么,浇不湿的,正好赏赏傍晚的雪景啊!”我这样说着,也没有加快脚步,妻顺从地仰头看着飘洒的雪花。
       华灯初放,昏黄的路灯下,雪一簇簇,一团团从深邃的空中争先恐后地来到人间,密密匝匝,铺天盖地,洋洋洒洒,雪花如席,其深,其广,其幽,其纯,奥秘得无法揣测,轻盈得无声无息。那姿, 那态,那神,那韵,让多少才郎情女,思接八方,魂飞天宇!
       低头一看,身上什么也没有,微微潮湿,股股清新扑鼻。地上也无影无踪,只是涓涓细流,那是冬的情话;那是春的蜜语!这柔,这顺,这清,这爽,洁净了街道,庭院;清绿了树木,花草;激情了心扉,灵肉;遐思了神魂,胸臆。似笑,似戏,似归,似急,深情了寂静的夜晚,明洁了昏暗的屋顶。偶尔,有汽车急驶而过,溅起水花一片,是无数明明净净深情的眸子,是叽叽喳喳舞耍的孩提!
       一对情侣刚刚走在驶过的汽车旁边。
       “啊去,水!水!”女郎边惊叫,边用手擦拭脸颊,又低头看看漂亮的外套。男友听了赶忙仔细打量女友的脸庞。说道:“什么也没有啊!”又低头看看女友的衣服,“没关系,没有,什么也没有。”
       “凉哇哇地,还一股甜味呢!”女友撒娇地把头埋在男友的怀里,雪花映着她的笑脸,散发着青春的活力,送暖给齐鲁大地……
       天更冷了,雪越下越大,树枝上,花草中,雪花开始零零星星地集结,随后,像是统一的号令,陆陆续续地聚合到一起,于是,一片“千树万树梨花开”的壮观……

       回想到这里,我完全沉醉在雪的精灵中!
       “何不去外面再欣赏塞外故乡的雪!”我情不自禁地来到外面。
       这里的雪花可没有那么大,灯光下闪闪亮亮,如素蝶翻飞,如白米洒落,风吹着,落在脖颈里痒痒的,阵风大了几乎把雪刮横了,打在脸上时还有点疼。落在地上,很快似毡如毯,松松软软,白晶晶地把无论是街道还是广场,还是屋顶棚柱,凡是有平面的地方一律覆盖得严严实实,万里雪飘,千里银白。雪,也没那么黏着,落到身上,顺着衣服就滑落到地上,松散得攥一把也不能成团。鞋子趟在雪里,不沾更不湿。光秃秃的树枝,压根儿就没有雪花歇歇脚的地方,只是那粗大的树干褶皱处,沧桑着些许白雪,打扮着自己积淀着岁月的肌肤。
       路上,人和车并不少多少。大小车轮把刚刚来到人间的天使碾压结实,形成一道道沟痕。少男少女,穿着艳丽,并不怎么单薄,嘻嘻哈哈地追逐嬉闹。我,自然不能参乎那个行列。又想起少幼时农村冬季的快乐。我们堆雪人,圆眼睛,大鼻子,尖帽子,咧着大嘴巴,憨态可掬。最热闹的是打雪仗,攥不成团就手捧着雪追赶对方向他的头上扬。那雪,原生态,几乎没有什么污染,白得宛似面粉,纯得不含一点杂质。雪后,几米高的积雪会池实得异常坚硬,我们就用铁锹在雪里挖洞,弄成一个个“房间”,铺上草做床,嬉闹在雪洞中,梦想在雪床上……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十八九岁的时候我已经当老师了,就不再玩这些“小儿科”了,但是仍然愿意和同龄的光腚娃一起冬夜相聚闲聊,一起并肩走在月光下的雪地中。皓月当空,深邃而蓝蓝的天,容纳了我们多少美妙的憧憬,给了我们多少丰富的话题!鞋子踩在雪路上,发出“吱、吱” “吱、吱”有节奏的响声,连同我们的话语,在寂静的乡村那木条或秫秸的篱笆间回荡,在土房和陋巷中飘逸,是那么亲昵,那么和谐,那么生机,那么活力!以至于我后来到城里读书还念念不忘那种甜醉的情谊和生活!曾经写下几句不大标准、也记不大清楚的诗句:乡村雪路笑成风,携手并肩踏雪声……还记得两句:而今彼此咫尺隔,有似长江与黄河……
       眼前的雪还在飘洒,已经有大型清雪设备“哼哧哼哧”地来到大街上,似乎有些碍眼,忤逆,不协调。然而,世界不就是在碍眼中求顺眼,在忤逆里寻顺畅,在不协调时设法协调吗!天过寒冷,不可久留啊!雪还在飘洒,任她曼妙着我的思绪,由她充填着我的神魂,凭她醉梦着我的激情!我恋恋不舍地回到家中……


【原创 冬夜独行 ——醉雪】【华夏文学1月同题】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塞外的雪天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0一八年元月七日写就于佳木斯凯圣家园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)| 评论(5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