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松的博客

大松先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曾经的闹正月  

2016-02-21 06:16:36|  分类: 海松情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曾经的闹正月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农村押钱赌博
  


       前不久曾回一次郊区的“老家”。说是“老家”,不过是我的出生地,还有几位儿时的“光腚娃”. 

  几乎家家都是砖瓦房,大街上很少有人,不时地,也有袅袅炊烟从房顶飘摇而上,只是家家门前的大红对子告知人们,这是大正月。仍然是朴实热情的老友,餐桌上也多有鱼肉,青年男女的穿戴也紧跟城市。入夜,没什么娱乐,孩子、老人看看电视,许多青壮年男女则凑在一块玩麻将,甚至聚众赌博。听说,有一夜就输几千元、甚至上万的。 

  时代发展到今天,这里的文化娱乐活动如此贫乏、单调,我不由想起三、四十年前农村闹正月的热闹场面。

  也是我的这个“老家”,那时我的父母还住在这里。还没到年,生产大队的党、团组织就开始活跃起来,又是组织业余剧团,又是组织秧歌队,黑天白日地排练,几乎所有的青年男女,连三四十岁甚至年岁更大的人都被动员起来。 

  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、打打闹闹、嘻嘻哈哈,那么快活。说不定什么时候,还能促成一两对心仪的年轻人结为伉俪。 

  一般过年前夕或初一到初五的几天,找一两个晚上,剧团要先把自己排练的节目展示给乡亲父老。也没什么正经的剧场,就是在学校或是大队的一个长条会场,临时搭个戏台,现挂上幕布,好一点的有个二道幕,差一点时连二道幕都没有,演员就在戏台的一侧化妆、卸妆、备场。戏剧的台词、内容都是很红色的,形式嘛,多得很,二人转、快板、数来宝、相声、三句半、歌舞……也有大着胆子排演出独幕、多幕话剧、歌剧和古典剧目和样板戏的。服装、道具、背景都是凑合的,演技自然也不甚高明,可父老乡亲还是挤满了“剧场”,看着村上“大明星”的一招一式。瘪嘴老太、白胡子老头不时啧啧称赞:人家东院三姑娘装的多像!前院的五小子真能耍宝!…… 


【原创】曾经的闹正月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
  秧歌队很鲜艳,女的个个头上戴着鲜花,身上套穿着红、绿、粉色的绸缎衣衫,腰里系着彩色大宽绸带,还有装孙悟空、猪八戒的,摆旱船的,踩高跷的,最可笑的是秧歌队的最后边、耳朵上挂着红辣椒男扮女装的小丑老太太……也是在腊月二十八、九,或是过年的几天,秧歌队要在本村走街串巷,馈赏本村老少爷们、兄弟姐妹。到了军、烈属家,秧歌队还要特意在人家的院子里扭上一阵子,以示对先烈的尊重、敬仰,对家属的慰问。军人、烈士家属高兴地出门迎接,品尝光荣,又是递糖,又是让客进屋坐会。秧歌队员笑着婉拒,因为他们的手脚正随着鼓点和喇叭有节奏地踩着秧歌步呢! 


  过了初五,秧歌队还要忙于“出访”,到兄弟生产大队慰问;剧团也要在晚上去别的村子慰演。生产队要派出几挂大马车,路上,马蹄声声;车中,欢声笑语,浩浩荡荡,一溜烟尘……还没等进入受访的村子,这个村子早就派出几个赶马车的好把式,在村外客气地从来访者车老板的手中接过鞭子,稳稳当当地把马车赶进村。刚一到村头,秧歌演员就纷纷下车,鼓声响起来,喇叭吹起来,秧歌扭起来。受访的生产大队的秧歌队也早有准备,从村中扭着秧歌迎过来,那笑脸,那友好,那亲情,朴素、真诚、纯净!如果不期赶上有另外兄弟村子的秧歌队也同时来访,那可就更热闹了。咚咚的鼓点参合在一起,悠扬嘹亮的喇叭声飘到各家各户,老老少少争相挤出家门,跟着秧歌队看热闹。

  最热闹的是元宵节前后,公社还要举行全公社各生产大队的业余剧团和秧歌队的汇演。上百个剧目,近二十队秧歌,一闹就是两三天、三四天,反正是农闲时,不热闹干啥去!成千上万的社员、男女老少聚在公社的大院子广场上,男青年粗腰虎背,黑红脸膛一排白牙;女青年花衫粉裤,“瓜子脸,赛粉团”,万头攒动,摩肩接踵。“翘着脚,看不着,净看人家的后脑勺”。广播喇叭的歌曲声,人们的欢笑声,鞭炮的炸裂声,咚咚咚的鼓点声,滴答脆快的喇叭声。秧歌队男女逗嬉,那个美 ,那个浪,高跷把式,旱船小丑,让人眼花缭乱;举龙头,舞龙身,耍狮子,使人目不暇接。那聚会,那热闹,那场面足以让生产队的每个演员亢奋几天,让青年男女快活得心猿意马,人山人海中,多情的少男少女自有自己的意中人。东北小调《瞧情郎》大约就是在这背景下创作出来的。


  相对于剧场,扭秧歌是开放的,不受场地的限制,影响向周围辐射。观众也众多,围墙上、大树上,尽可是观赏的最佳“座位”,可以从不同角度、不同侧面去看个全景或是聚焦个“特写”。演员们展示自己才艺的机会也多,他们拼命地扭啊,跳啊,唯恐全身有一个关节滞阻,唯恐有一个鼓点踩空,唯恐有一个毛孔不渗出汗珠。差不多二十多个秧歌队,有的秧歌队是两面大鼓,十几位喇叭手,打鼓的壮汉甚至大冬天就穿件短衫,轮动双臂,青筋暴起,恨不得把鼓槌举到天上,砸下去的力量恨不得把地球砸漏!几十、上百的喇叭手个个把腮帮鼓得圆圆,薄若红纸。杂七杂八的鼓点声、各式各调的喇叭声混在一起,直冲云霄。平时村屯的友好、客套此时全然不顾,尽可能以自己的力量干扰对方,以显示自家的“绝技”、“超人”。外人听得热闹、杂乱,可秧歌队员都见过世面,识得自家的鼓调,识得自己的伙伴,不管对方怎么干扰,秧歌群怎么纠缠,总能跟上自家鼓点,跟上自家的伙伴。比个高低,求个优胜,人之常情,大家伙只是图个热闹,图个吉利,直扭得地动山摇,扭得日月惊呆,扭得江河解冻,扭出百花绽放,扭出万人笑脸,扭出鱼粮满仓!那乐,那狂,那酷,那浪,使每个人都感受了团队的力量,品味了伙伴的友情.

  “过了初一到初五,闹闹腾腾到十五,沥沥拉拉二月二”,那时,整个一个正月集体活动一个接一个,人们还插帮结伙地走亲串友,贴年画,蒸年糕,剁饺馅、挂花灯……那岂是一个“闹”字了得! 

  历史总是在前进,新的时代一定会有新的娱乐方式,这是主流,相信我的“老家”也一定会跟上来! 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