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松的博客

大松先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谁该救救当官的!——一位局长的自白(三)  

2016-02-01 07:13:20|  分类: 小说情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 



【原创】谁该救救当官的!——一位局长的自白(三)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

             学校的工作我一如既往,从不马虎,学校、厂里谁也不知道我在办理调转的事情。以后的日子,我又多次去找刘丹雪书记、局长,有时到他家,也不能总去人家叨扰,有时就去办公室。到办公室是最不把握的,多数时候不能如时见到,不是不在就是开会,有时开会一等就是一两个小时,真是锻炼了我的耐性。不过,后来再见到刘丹雪,他虽然也不答应,强调“有难度”,那就是说,他起码可能预想过,甚至也试图帮忙,遇到了了麻烦,是真的设法为我办理。但我明显感到他的口气有所缓和,增加了我的期望。
       那时的企业,特别像我们造纸厂这样万人大厂,就是个小社会,从幼儿园、中小学到职工大学,到医院,还有消防队、文工团……应有尽有。为了分级管理,减少厂长的压力,我们中小学是个科级单位,上边又有一个“厂内处级”管理机构教育中心,直接对厂长负责。教育中心下属一个教育科,科长李俊成是个很老实的人,领导能力不很强,妻子比自己地位高,他就多半任劳任怨地操持家务。
       这天下午刚上班,纪立新校长的办公室和我只隔一道软间壁,我刚打开房门,她从后面走过来就气昂昂地说:“这工作还能干吗,哪有当校长这么窝囊的!我不干了!”
       我知道,她一直为自己没有什么权利而有怨气,今天是发作了,就劝慰道:“别生气啊,有话慢慢说,事情慢慢办。”
       “怎么不生气,谁能不生气!就是为了这摊事业,我忍了又忍,谁工作在第一线?谁了解情况?设这么个机构,别的啥也不管,钱卡的死紧死紧!他高高在上,咋就不下来看看!”纪立新可是真的生气了,脸都白了。她说的情况也是个事实,教育中心下属幼儿园、小学、中学、夜校、职工大学共五个科级单位,都没有财务,人、才、物管理全都设在教育中心,学校用点什么必须向教育中心请示报告,经过批准。我来这个学校以后听说,教育中心主任马钟成原来也在中学,和纪立新是30年的老同事了,甚至有一段时间纪立新担任副书记了,马忠诚还是一位数学教师,马忠诚的姑父几年前是造纸厂的厂长,他也就直线提升为校长,纪立新任支部书记,两个人搭班子。纪立新是个权力欲很强的女人,时不时就和马钟成闹些矛盾。后来,马钟成被提拔当了厂里的教育中心主任,又提拔一位教务主任当校长,纪立新还是书记,这下她心里不平衡了,一来对马钟成嫉妒,不大服气。第二呢,根本没把后任的校长看在眼里,她暗地串通一伙人,给新任校长下绊子,设障碍,造谣言,一年以后厂里人事部门来考核,她故意找些自己的人说坏话,厂长犹豫了一个月,那位新任校长终于没有通过考核,没有下文任职,调到别的单位当了一般职工。纪立新终于党政一肩挑。今天的事情起因是她申请几百块钱,准备召开一年一度的金秋音乐会,她任职三年了,想请一些兄弟单位的校长,还有上级领导,美其名曰展示全校师生的风采,实际有她张扬权利的个人欲望,自然排场要大一些,还得聚餐,当然需要钱。没想到,马钟成没批,于是导火索,矛盾总爆发。教导主任尚大林就会对她点头哈腰,见校长发脾气就过来了,纪立新一件件事折腾起来没完。嗬,我突发奇想,这是好机会。我偷偷摸摸给教育科长李俊成打了电话,说有点事情,让他来我办公室。实际是想让他听听纪立新不满教育中心主任马忠诚的话,让更多的人看看这个女人的真实面目!他一定会和马钟成汇报的,那就有纪立新的好果子吃了!看热闹吧!
       李俊成科长很快就到了,我本以为让李俊成在我办公室坐着,听到纪立新的牢骚不满就足够了,没想到,纪立新真是气疯了,见到李俊成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点名道姓,更加放肆:“李科长,你来得正好,我就请示那么几百块钱马忠诚也不批,我这个校长还能干了吗?他了解情况吗?我们在下边累死累活,他没事喝茶水,看报纸,行,你清闲一点,可是别掐我们脖子啊!你多大的官啊,不都是科级吗!你看看他做的事……”她口无遮拦,一件件事情地诉苦。李俊成的两只眼睛只是毫无目标地看着眼前的的办公品,很少抬起来,最多是哼哼哈哈,而那纪立新不顾一切,一吐为快!
       我见状,听纪立新已经说得足够了,就走过去说:“纪校长,算了,什么事情慢慢沟通,别生那么大的气了!李科长我们有点事情,初三学年有个会议你该去了。”我给李科长找个理由,借机和李俊成科长走出来。其实初三学年的会还有半个多小时呢,我和李科长也没什么事。李俊成也没到我的办公室,说话不方便,我送他下楼,走到没人处,他说:
       “纪校长是怎么了?平时议论她口碑就不大好,今天是太过分了,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啊。”
       “她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,今天是忍无可忍了吧!”其实我和李科长过去也私下议论过,对她印象都不是很好,工作还是卖力的,就是性情比较奸诈,爱画小圈圈,私心重。
       把李俊成科长送出大门,我也就回来了,和纪校长一起参加了初三学年的的教学、学生状况的分析交流。
       会议刚进行一个小时,教育中心来电话,通知纪校长和我一起到教育中心去,我们说有会,回答说:有会也不行,放下工作,到教育中心去。没办法,我们交代一下,一起离开学校。
       “能是什么事情?”纪立新问我。
       “谁知道啊。”我回答。其实我心里估摸,十有八九是李科长回去和马钟成做了汇报,此去凶多吉少。但是我不能说。
       “不能是李俊成把我的话传给马钟成吧?李俊成那么老实,我没拿他当外人,说点气话。”纪立新有所察觉,我还是装糊涂,说:
       “不会吧,就算他说了,也未必这么快让咱俩去呀。”
       我俩谁也没再说话,几分钟就到了教育中心,直接去了马钟成主任的办公室。马主任正在看报纸,见了我俩,示意坐下,放下报纸,也没说话,看他脸色不是很好。我倒没感觉什么,估计那纪立新恐怕是如坐针毡吧。我们刚坐定,马钟成喝了口茶水,慢慢地放下茶杯,说道:“我在这个位置,是的,你们看到了,不是看报纸,就是喝茶水,很少下去,很清闲……”得,这不是纪立新刚刚说的话吗,等着好戏吧!我心里想,纪立新那感觉就可想而知了。
       “可是,设立这个机构是厂部决定的,协助厂长,统筹,减轻厂长压力,咱们是企业,工厂以效益为主,让我坐在这里,即使看报纸、喝茶水,统筹好了,安定无事就是工作!就是对厂里的贡献!况且你们也知道,我仅仅是看报纸、喝茶水吗?你纪立新有想法,有意见,来我这里边喝茶水边说呀,你在下面发什么牢骚?这叫自由主义,这叫没有组织原则,这不是干部作风,纯属家庭妇女,家庭妇女都不如,泼妇!什么科级处级,谁大谁小,胡说八道!这是工作,厂长就是这么定的!你要财权人权,那好,你有能耐那你离开工厂啊,你去公办学校!我立马签字放人!你搞金秋音乐会可以,为什么把排场弄得那么大?你是什么个人目的,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,自己不清楚吗?你不知道吗,非得别人说明白吗?今天找你们俩过来,我就是再次强调一下你们早就知道的企业的特点,企办校的职能,通报一下厂长的决定和意图。你纪立新感觉不适应,可以辞职,立即写辞职报告,我肯定帮你这个忙!”
       我的天,马钟成主任这一通狂轰滥炸,简直会让人崩溃!我偷偷斜睨两次纪立新,她的脸色一会红,一会白,难看极了!我又有点可怜她,一个女人,怎么这么不给情面啊!

【原创】谁该救救当官的!——一位局长的自白(三)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95)| 评论(9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