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松的博客

大松先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权海中的呼救 —— 一位局长的自省(2)  

2016-01-30 06:30:29|  分类: 小说情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
【原创】谁该救救当官的!——一位局长的自白(二)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
         我见到了市委书记、市长孙继文,真是太巧了,我心中暗喜。可是,仅仅是见了面,而且人家没答应,前面的路还远着呢!我又有些上火,犯急。但是又一想,这么大的事,你路遇人家市委书记、市长,人家还能搭理你就已经是上帝恩赐了,怎么可能立即就答应你呢!继续,往下走!我思考再三,决定再去找局长刘丹雪。她还是拒绝我,并说:“省教育厅一位副厅长刚刚推荐一个外县的女教师,明确要求按副科级安排,你的事不可能啊!”
       刘丹雪局长不会说谎,他的难度我会想象得到。怎么办?再次找孙继文,细述自己的优势和想法。但是,人家那么忙,哪有时间听你说你个人的啰嗦话呀,对,给他写封信,见到他递上去就算赢了,哪怕一句话不说。至于他会怎么做,且看后事如何!于是我反复斟酌,给孙继文写了一页稿纸的短信,有赞扬他的施政措施的话,更多的是自己的业绩、教研成就和调往市公办校的请求,我也特意写到:“听刘丹雪局长说,省教育厅一位副厅长要把一位女教师调来我们市,还要任副科级,刘丹雪局长压力很大,我调转的事情需要市委书记您来做主。”并希望他哪怕是能给教育局党委书记、局长刘丹雪说句话。最后还附上了教育局党委书记、局长刘丹雪的电话。写好,装入信封,也没封,揣在衣兜里,在一个上午,我安排了工作,来到市政府。那时,市政府的大门还是好进的,在门口登个记就可以了,保安看我是要找市委书记、市长,也不阻拦,还告诉我 :“在二楼238。”
       我来到二楼,通往市长、副市长那一溜办公室的楼梯口,有保安把守,不让随便进入。他们问我:“你找哪位领导?”
       我说:“找市委书记、市长。”
      保安看看我,大约感觉我的穿着和气质不是乱糟糟的那种,就对我说: “没在办公室,上班来打个转就出去了。”我有点不大相信,就试探地问:
       “是吗?什么时间能回来啊?”
       “那不知道。”保安回答。这是可信的,他们负责领导的安全和秩序,领导出去什么事情他们不会知道,什么时间回来更没有可能知道。我想,不到黄河不死心,等。上午见不到,下午接着等!如果保安和我撒谎,孙书记就在办公室,那总有他下班的时候,我也能见到。于是我问:
       “那我可以在这里等候一下吗?”没想到保安马上回答:
       “可以,坐那里吧。”保安一指,旁边果然有个闲着的椅子,我就坐在那里看报纸。
       我是九点到的市政府,时钟一秒一秒地前行,一个小时过去了,不见市委书记、市长回来,等!我是铁了心。
       又过了半个小时,10点半了,他们是11点半下班,这个上午我怕是见不到了,那我就在外面随便吃一点,再找个方便的地方休息以下,下午一上班再来。正在我准备放弃的时候,孙书记走在前面,带着三四个人从楼梯上来了,其中有他的秘书,我认识。我立即迎上前去,问候说:“孙书记,您好!”
       孙继文书记一愣,见到是我,随便地“啊”“啊”两声,他的秘书并不怎么认识我,赶忙上前要挡开我,我还没等他走到我前面,趁着孙书记走到我面前的一刹那间,把准备好的那封信递给他,孙书记还真的伸手接过去,看了看,放在了包里。他的秘书见孙书记接了我的信,也就没说什么,我冲他笑笑,孙书记已经走过去了。
       信,我顺利地呈递上去了,心里好高兴。但是,会是什么结果,怕是不一定乐观,回去等几天吧。
       等了几天,好难耐啊!我又感觉:市委书记因为我的事可能给刘丹雪打电话吗?他给我说话的可能性不大啊,还得双管齐下,再找局党委书记和局长刘丹雪,如果他肯接收我,那就省了再找大领导了,那就省了不少麻烦。对,他才是主攻的堡垒!于是又找个休息日,我带着两包高级茶叶和一副金项链去他家,也没事先联系,我想他不在家,他夫人在家也行啊,我们也认识了,如果都不在家我再给他打电话,问问能不能回来再说。很巧,我一叫门,局长和他的夫人又都在家,见我拿着茶叶兜子,刘丹雪局长直来直去地问:“小徐,你这是干什么!我家都有啊!”
       “我知道您有,您有是您的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!小意思。”说着,我就把茶叶放在了他家的茶几旁边,又从里面没拿出那副金项链,连同精致的包装盒,递给他的夫人:“这是给嫂子的,请笑纳。”他的夫人一边说:“这怎么好意思啊!”一边看看自己的丈夫,这个工夫,刘局长却没有说什么,她也就接过去,连说:“谢谢啦!谢谢啦!”
       我坐下来和他们夫妇闲聊一会,只是很随便地把自己调转工作的事情说了说,刘局长还是强调:“很困难啊!省里那个副厅长推荐的人肯定得办,现在你是没有机会。”
       我也没说什么,心里想:只要把礼收下,这次目的就达到了,走一步,瞧一步吧,现在没有机会,不等于将来没有机会!。
       就在我秘密办我调转的事情的同时,我的“日记事件”在全厂传开了,人们都纷纷谴责纪立新、尚大林等人的卑劣行径。尚大林那些人也感觉自己做的事情见不得人,加上我表现得宽容,对他们也不再火气,该怎么相处还怎么处,赢得了群众,他们也就不再纠缠。当时厂里提拔中层干部有个规定,提拔后暂不正式任命,考察一年,根据表现和群众反映,决定正式任职还是免去试用时期的职务。这天,是厂部人事处处长尹凤萍找我谈的话:“徐副校长,厂长说了,‘日记事件’你怎么也得吃点亏,他怎么也得给厂党委书记一个面子,事情总得有个结论。”说着他拿起一张A4纸,只有短短的一行多一点的字,她念道:“经厂部研究,并征得厂党委的同意:决定对徐志鹏同志日记的错误,给予副校长任职延长半年试用期。”末了,尹凤萍处长又以私人的口气对我说:“小徐,你能明白,这里面厂长做了许多工作。而且,处理决定里提到你的事情含混地使用了‘日记错误’的字眼,事件的经过不大好叙述,这是厂长反复琢磨出来的。你放心,这个处理决定不进入你的个人档案。”尹凤萍也是很赏识我的,在这个事件的一开始就很同情我,她的丈夫李俊成是教育中心教育科科长,我的同事,经常打交道,我们很要好。
       我表达了对厂长和尹凤萍处长的谢议,接受厂部的处理决定。这个处理决定对我说来不痛不痒,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,和那些人我还是宽容的一起工作,甚至一起说说笑笑,吃吃喝喝,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。
       有一天尚大林主动来到我的办公室,一脸愧疚的样子说:“徐校长,那件事情我很后悔啊,一个厂里的朋友跟我说,全厂知道日记这件事情的人都骂我呢!嗨,其实是纪书记、纪校长的事啊,她跟我说过,意思是你能力太强,不好驾驭,是她容不下你啊!”
       我看看他,感觉这个50多岁的人一把年龄,比我大有20岁,好大的个子,长相也是很英俊,可是眼前的他怎么这么猥琐啊!我一句话都不想说,出于礼貌,还是笑了笑 :“都过去的事了,算了!”但是,他说的话恐怕也是事实,纪立新,能力不高,心理阴暗,对我处处设防,属于“小人常戚戚”的那种,这我是有感觉的。说了几句话,我打发尚大林走了,自忙有用的业务。私下里,我仍然紧锣密鼓地寻找调转的机会。我也考虑过,调转的拦路虎还有我现在所在的工厂,他们肯放我走吗?厂长和人事处长很关键,关系也很好,不大舍得他们,可是,能和这些近乎小人的人长期工作在一起吗?虽然从反面我感觉了许多教训,也不能不说是官场的一些规则,是一些经验,还有点学习的价值呢!但是,鸟往高处飞,还得走!只是现在还不能和厂长、人事处处长提及,一旦调转不成多不好啊!必须十拿九稳的时候,才能向他们提出来。
     


【原创】谁该救救当官的!——一位局长的自白(二)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0)| 评论(1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