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松的博客

大松先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酒桌系列 之 哥们聚饮  

2015-04-27 14:57:43|  分类: 小说情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【原创】酒桌系列 之 哥们聚饮 - 大松先生 - 大松的博客


   税务局苟局长快五十岁了,早年就交了几个哥们儿。还别说,这些哥们儿经过一二十年的打拼,通过关系也好,花钱疏通邀买也罢,反正有几个还真就闻达于官场,浪迹于社会。大罗子当了房产处处长,皮秋旅当上了公安局副局长,牛大锤入主城管局,朱兰穗把持建设局大厦,姚贵成了电厂的老总。这几个人一联手,北方这个不大的城市,他们说了算的就有一大半。真是春风得意啊!几个人动不动就聚在一起豪饮狂欢一把,每次都是公款,对下属,美其名曰:沟通情况,联手谋求城市发展;对家属,则连蒙带哄:朋友是生产力,关系是人民币,酒菜是润滑剂,休闲,放松。

   这天中午,几个人又相聚在一起,姚贵还带来个年轻的女人胡丽,圈里人都知道,那是他的情人。

酒桌系列  之   公仆聚饮【原创】 - 大松 - 我的博客 

   圆桌一座,八百年缘分。牛大锤刚一坐定就冲服务员喊:“小姐,来酒!——我就是一瓶了!”

   “先生,要一瓶酒吗?”服务员柔和地问。

   牛大锤一瞪眼睛:“我说我来一瓶,还有这些人呢!”他一边说一边手臂一划拉,绕了个圈。

   “那……”服务员有些为难,拿几瓶啊?“

   牛大锤又一瞪眼:“这你还不明白吗?一人一瓶。”

   “不,不!”朱兰穗赶忙摆手,“昨晚喝多了,今儿个喝不了一瓶。”

   皮秋旅也摆手:“不行!不行!我九点多刚喝完。”

   “扯!”牛大锤把眼睛瞪得更圆,“谁没喝?我还喝了呢!过夜不算,过门槛不计!”说着把方方楞楞的脑袋转向服务员,“一人一瓶,七瓶!”

   “我是女的,男女有别,喝不了一瓶。”姚贵的情人胡丽慢声细语地说。

   “小嫂子,男女有别那是说上床睡觉,上厕所撒尿。”朱兰穗伸了个懒腰,冲着小嫂子开玩笑。

   “哈,时代不同了,男女都一样!”大罗子咧着大嘴,哈哈一笑说。

   “‘红脸蛋的,扎小辫的,带药片的’,这是酒桌上的‘三大阶级敌人’,谁不知道啊!一样一样!”“大哥大”苟局长一锤定音,服务员拿来七瓶五粮液,山肴野蔌,珍奇海味,一桌子菜上齐了,苟大哥拿起酒瓶子倒酒。

   “哪能劳驾大哥,还是老妹来吧。”胡丽很有眼力见。

   “谁也不用谁倒,手把瓶!”牛大锤这回是眼睛一斜楞。

   “行,手把瓶!——不过我先出个谜语给兄弟们助助兴吧。”皮秋旅局长先来个花样。众人连声说好,把酒瓶子放在一边。

   “男人尿尿——打一道菜。”皮秋旅眼睛看着胡丽,脸带谄笑。

   大罗子眼珠转了转,自言自语地:“男人……男人,不说女人……”说着两手在裤裆处比划着,“手——手把——手把肉,是手把肉!”

   满桌哈哈大笑。

   “那接着——女人的卫生巾——打一领导机构。”皮球旅马上又来个迷

   几个人费尽脑汁,朱兰穗着急吃东西,催着说:“什么?什么?女人的卫生巾?哈哈!”

   “那叫——党(挡)中央。”皮秋旅一字一板地说。

   众人又是哈哈大笑。

   借着兴劲,几个人浅斟慢饮,互相间还算和风细雨、甜言蜜语地一边喝酒吃菜,一边唠些也算“正八经”的事,你捧我两句,我夸你几言,溜缝的,忽悠的,又一通吹牛皮的豪言壮语,好一群铁哥们儿!

   酒过五巡,酒肉穿肠过,莲花脸上来。这伙人喝酒的五个阶段——“处女阶段——严防死守”很明显已经过去,“少妇阶段——半推半就”看样子也接近尾声,当是进入“壮年阶段——来者不拒”了。胡丽抓住时机站起来说:“激动的心,颤抖的手,我给领导倒杯酒,领导不喝嫌我丑。”

   都说公仆们喝酒有“五语”,这很清楚,前面的和风细雨、甜言蜜语、豪言壮语已经过去,现在,听听,是不是“胡言乱语”啊!

   “哈哈,老妹的酒,喝!”胡丽给大伙倒完了酒,苟局长很兴奋,接着说,“能喝半斤喝八两,这样的干部党培养;能喝八两喝一斤,这样的干部拎一拎;能喝半斤喝四两,这个干部要商量;能喝半斤喝一斤,这样的干部党放心。老妹不丑,酷毙了,帅呆了!大哥喝了!”另外几个人也跟着一饮而尽,只有大罗子浅浅地喝一小口。胡丽哪能容得,便又给自己倒三分之一杯酒,走到大罗子面前,殷勤地说:“请领导给面子,领导在上我在下,你说来几下就几下!”

   “啊?我在上?你在下?我说几下就几下?哈哈!”大罗子色迷迷地看着胡丽,“我可厉害,千八百下没问题啊!哈哈哈!”

   胡丽嘴也厉害,接过来说道:“一万下老妹也陪到底!你是葡萄酒,我是夜光杯,你为我美丽,我为你陶醉,今后有你来相伴,大醉一生不后悔!”

   “哈哈哈!”满桌酒徒大笑。姚贵更是站起来把情人推向一线,大叫着:“喝!喝!”

   大罗子无奈,杯接双唇,清温的酒液穿心而过。各自吃口菜,皮秋旅晃晃悠悠地站起来,对大家说:“酒是粮食精,越喝越年轻!哥们儿,今朝有酒今朝醉,管他明日是与非!喝——喝!”说着举杯和几人碰杯,酒浆摇晃着乖乖地落入各自主人的肚子里。牛大锤已经是脸色涨红,冲着胡丽喷着酒气说:“胡丽,老、老妹,我他妈能整十万下,咱——咱不像大、大罗子,还千八百下呢,就、就整一下,行、行不?”

   姚贵一听心中不平,冲情人喊:“小丽,跟、跟他干!”

   胡丽惟命是从:“行、行啊,嘿嘿!来、来一下!”两人一上一下地一碰,杯酒下肚。

   这一轮酒过后,可就是到了喝酒的他们的“老太太阶段——明明不行还在瞎比”,一个个已是公仆喝酒“五语”的最后一“语”:不言不语。正是:geming的小酒天天醉,喝红了眼睛喝坏了胃。喝得手软脚也软,喝得记忆大减退。喝得群众翻白眼,喝得单位缺经费。喝得老婆流眼泪,晚上睡觉背靠背。一状告到jijian委,shuji听了手一挥——“能喝不喝也不对,我们也是天天醉!”

…… …… ……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5)| 评论(9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